【心见闻】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靠配乐闯好莱坞

2020-06-13

29岁的苏有彬(Soya)从小习琴,同时是电影配乐迷。毕业于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的他,自2015年开始,陆续担任多位好莱坞配乐大师的助理,参与好莱坞电影的录音及混音工作,当中包括即将上映的《狮子王》。


【心见闻】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靠配乐闯好莱坞苏有彬在录音室进行音乐制作与录音

很多年轻人对好莱坞抱持好奇、期待、梦想,但是梦想能否成真,就要视乎个人的努力和能力。

2015年从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(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)毕业不久,苏有彬和一位日本朋友共租小货车,载着两人所有的行李、器材,从东部波士顿开车到西部洛杉矶,想要在电影圣地好莱坞寻找机会。

然而,机会就像土里的种子,不见踪影。他试过有几个月没有工作,以饭配水饺当一餐;试过做小学现场音响、新导演音效设计等低价工作,寻求曝光机会;当然,也试过向父母求助。

2015年杪,机会终于萌芽滋长,伸出地面来了。那时候,他得到配乐家海特佩瑞拉(Heitor Pereira)工作室助理的实习机会。

“海特佩瑞拉写过《愤怒鸟》(Angry Birds)和《神偷奶爸》(Despicable Me)的电影配乐,我在他的工作室实习四个月之后,更加确定我要往电影配乐这条路走。”

因为那一次的经验,2017年苏有彬得到好莱坞配乐大师约翰包威尔(John Powell)一年助理的机会,在一年期间参与了《公牛费迪南》(Ferdinand)、《韩索罗:星球大战外传》(Solo:A Star Wars Story)电影配乐制作,是第一位参与星际大战电影系列的大马人。

【心见闻】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靠配乐闯好莱坞2019年与配乐《狮子王》的笛子演奏家Richard Harvey于录音室中。

没有音乐就没有生活

累积了这些经验之后,2018年苏有彬成功获甄选为另一位好莱坞配乐大师汉斯季默(Hans Zimmer)的工作室助理。汉斯季默是苏有彬中学时期的一个超级梦想,那时候他爱上电影配乐,曾经有段时期反覆聆听《神鬼奇航》(Pirates of the Caribbean),那正是汉斯季默的代表作之一。

能和偶像在工作上接触,近距离观察他的工作、待人处事作风,苏有彬觉得自己很幸运。“汉斯真的很厉害,擅用音乐带动观众的情绪,这一点直到今天还是让我很吃惊!”他静静观察,却没有想过和偶像一样谱写电影配乐,他只想有更多机会跟随汉斯或其他配乐师、混音师学习,有助他累积经验,投身音乐工程这门专业。

直到目前为止,苏有彬在汉斯季默工作室参与制作的作品有《X战警:黑凤凰》(Dark Phoenix)以及即将上映的《狮子王》(The Lion King)。

另外,由于汉斯季默工作室的建筑物里亦有其他好莱坞配乐家,因此他也有机会参与其他配乐家的作品,如《水行侠》(Aquaman)、《沙赞!》(Shazam!)、《无敌破坏王2:网络大暴走》(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)、《贴背战》(Tag)。

接触越来越多,苏有彬发现“音乐世界原来很大”,不知道下一部电影是什幺题材、原来同一位配乐大师在不同题材电影会有不同的音乐风格……“我感觉每一天都充满挑战和惊喜!”

好莱坞电影业盛行“师徒制”,汉斯季默的工作室亦如此。苏有彬说,目前包括他在内有四位音乐工程师助理,他们一起跟着工作室的十位音乐工程师学习。“希望三五年后能升为主要的录音师、混音师。”

问他是否有想要合作的目标?他笑说几个名字,李安导演、张艺谋导演、漫威英雄电影、最终幻想:“订下这些梦想目标,是想自我挑战能去到多高、多远……回想这五年里走过的辛苦,包括找不到曝光机会、经济压力,我觉得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即使辛苦也可以甘之如饴。”

从海特佩瑞拉(Heitor Pereira)、约翰包威尔(John Powell)的特约助理,到现在是汉斯季默(Hans Zimmer)工作室的正式职员,苏有彬一步步踏着梦想的路。

他说,天分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兴趣,有兴趣才有动力学下去,而且越学越专业,才能够令兴趣成为一种技能。

“对我来说,没有音乐就没有生活,音乐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我觉得,梦想与目标是可以实现、达成的,但是要保持开放性思维,有觉悟去承受、面对一切挑战,并且能够坚持到底。”

【心见闻】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靠配乐闯好莱坞2017年与电影配乐大师约翰包威尔合照。什幺是音乐工程?

不管是温情、励志,还是热血疯狂,配乐与影像的完美结合,往往能带领观众在音画效果中,感受电影中的想像世界。音乐工程在电影配乐里,扮演着怎样的功能?

首先,要了解“电影声音”的苏有彬在录音室进行音乐制作与录音[/imgcaption]制作流程。一部拍好了的电影经过剪接之后,就会个别交给作曲家写音乐和配乐、音效设计师设计音效、视觉效果师做视觉效果等等。

“作曲家一般上使用电脑合成技术编写电影音乐及配乐,但是电脑欠缺演奏的情感。音乐工程师的工作就是进行真乐器的录制,让器乐有层次地呈现出来。”

“我也负责混音(Mixing),透过调整音色,监控音乐和配乐的素质,衬托出电影所需的风格。”

苏有彬说,作曲家一般是看着电影场景画面写下音乐,因此,他的工作也包括确保音乐和配乐,配合场景的画面,影音同步才能达到最好的加分效果。

录音和混音属于电影声音后制最后第二个步骤。在这之后,还要交给最终混音(Dubbing)做最后一个步骤,把电影配乐、对白、音效等所有声音混合在一起做总调整。

简单来说,音乐工程在电影配乐中的功能,就是修饰音乐、声音或音讯(Signal),如消音,去除一段采集声音中不想要的声音;如降噪,去除机器或电路发出的低频噪音。

由于音乐工程需要采用科技制作与处理音乐,苏有彬认为,身为一位音乐工程师,需要与时并进,掌握不断更新的科技,而他都是透过网站、文章、YouTube了解最新科技。

【心见闻】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靠配乐闯好莱坞2017年与《贴背战》导演、监制、电影配乐团队。后排右四是来自古晋的混音师Alvin Wee。名字出现银幕上终是肯定

苏有彬六七岁开始学钢琴,当时他看到两位哥哥在练琴,有样学样之下也跟着一起学习。“没想到两位哥哥学了几年就停止,反而是我一直学到中学,中学毕业后继续念音乐科系。”

一开始是因为好玩而模仿哥哥,直到高中面临升学选择,他在科学、医学、法律选科中预想未来,发现唯有音乐让他有很多想像,因此他首次认真思索“我真的喜欢音乐吗”、“以后要做什幺”。

“我喜欢音乐,尤其那时候听了很多很好听的电影配乐,如《神鬼奇航》(Pirates Of The Caribbean)、《蝙蝠侠三部曲》(Batman),我开始寻找有什幺道路可以进入这个领域,后来发现音乐工程师这个行业特殊又稀少,可以尝试。”

初期,家人反对苏有彬的选择,但是他态度坚定,只报名一间学院,最后父母也只能答应。2011年,他先在本地国际音乐学院(ICOM)进修两年半,2013年以学分转移的方式到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深造,专攻音乐制作与工程。

至今,家人对苏有彬选择发展音乐事业有所保留,但看到他的工作成果,家人亦开始表示理解。

问他,家人有进戏院捧场他参与制作的电影吗?他笑说应该有:“我没问他们,但他们知道我参与哪一部……不过,我和朋友会去戏院看,然后他们会等到我的名字出现才走。看到自己的名字,心里总会很感动,毕竟整个团队为电影付出那幺多。”

【心见闻】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靠配乐闯好莱坞2018年与作曲家Germaine Franco(右三)、混音师Alvin Wee(右四)及配乐制作团队、音乐家合照。无分族群发挥专长

自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至今,苏有彬在美国发展已五年。他说,好莱坞电影业界的亚洲人不多,因此挑战和竞争也大,而马来西亚人的优势则在掌握多种语言。

“现在也有很多中国投资进军好莱坞,或是中国电影找好莱坞的配乐师制作,当他们知道我会中文,我又比其他竞争者多了一个优势。像邓超导演的中国电影《银河补习班》,就找了好莱坞的配乐师,我也有份参与其中。”

苏有彬认为,美国电影圈让他最感动的是,它不分肤色、宗教,每个人都是平起平坐,只要有知识和技术掌握,能者都能发挥所长。

“电影业工作时间长,需要和不同的配乐师、乐手等配合,短时间要一起相处两、三星期,长则三个月,因此性格上要能团体合作,又能独行侠般独力处理事情,特别是美国混杂不同的文化,懂得与人相处、互动,也很重要。”

苏有彬自认能独立做事,也懂得社交与结交新朋友,这份“性格使然”要归功于家庭教育。

“虽然我住吉隆坡,但父母还是把我送进吉隆坡中华独中住了六年宿舍,让我学会照顾自己。独中和学院时期,因为接触到不同肤色、宗教、家庭背景的人,加上我比较好动,通过社团活动加强学习与人相处。”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