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没有结婚是我的错吗?」拜託,她也是妳妈妈!在承担照顾者面前

2020-06-11

「没有结婚是我的错吗?」拜託,她也是妳妈妈!在承担照顾者面前
图片来源:pixabay   文/史考特(媒体工作者)

「岁月不待人」,如果家中有照顾长辈的人,一定会觉得为何家中老人才没过几年,老化的速度却超乎你所想像!?由于近期身边亲人的病情辗转,让我深刻感受到身为长期照顾者极为心酸的一面,她们身上所肩负的庞大压力,绝对让你难以想像。

以下是真实的故事:

小琳(化名)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单身者,跟九十多岁的老妈妈、七十岁长年洗肾的姊姊一同相依为命。当然,小琳是家中排行最小的,他还有二姐和三姐,但也早已结婚,各自拥有家庭。

老妈妈这几年因下颚及关节退化,饮食与行走都变得困难,姐姐因是长年肾友,身体的抵抗力也随着年龄上升而逐渐退化。无疑地,照护重担也都落到了单身者小琳的身上,小琳在一年前也辞掉了人人称羡的金融证券业的工作,毅然决然退休返家当个「全职照护者」。

突如其来的巨变,打乱了生活节奏

日前某晚,长年洗肾的姐姐因「败血症」紧急送到加护病房,小琳当然二话不说地冲往医院。由于大姐住院后的状况一直未获改善,再加上病毒急速侵蚀大姐的右腿,后期面临意识不清的情况下,医师强烈建议右小腿须尽速进行截肢手术才有机会保命。身为小妹的她,无法跟病人或长辈寻求沟通的情况下,也只能相信专业,无助的签下了手术同意书。

可想而知,要做这个重大决定,天晓得需要多大勇气?小琳的脑里不断想着,「倘若大姐奇蹟式幸运地救活了,她会不会埋怨我断了她一条腿?」、「后续的复健之路又该怎幺办?」小琳不敢继续的往下想,只能先过眼前这关…

照顾老人家,绝对比照顾小孩子还辛苦百倍!

大姐手术相当成功,幸运地存活下来了,但术后疗养更显重要。进过加护病房(ICU)的人都知道,每日皆有固定探访时段,家属会趁这个时间去向医师了解最新状况,就算给亲人打打气也好,也让自己的亲人知道家属一直都守在身边。

两地奔波的这段时间,小琳常常没睡好,半夜更是因为老妈妈需要多次搀扶如厕,睡眠品质几乎是零。这晚,小琳因在医院询问病情,耽搁了回家时间,虽早已安排了二姐和三姐前去接手照护老妈妈,但小琳一回家,就在门口就听到老妈妈的嚎啕大哭,吓坏的小琳只能急忙询问两个姐姐箇中原因。

原来,老妈妈因无法言语,两个姐姐又不擅处理老妈妈的饮食,让老妈妈饿了肚子,心也委屈了。(老人咀嚼能力差,小琳每天都要帮老妈妈準备特製的食物,深怕营养不良,不好吃,一会儿又要连哄带骗的鼓励进食,所以料理三餐,格外需要花掉很多心力与时间。)

一般人一定会认为,照顾老人家比照顾小孩子容易,这绝对是天大的认知错误。许多老人常常会因为离不开熟悉的照顾者,所以心态容易变成比小孩还小孩,任性是家常便饭不说,闹脾气更是例行公事。

这时,身旁的二姐与三姐,更是坐在一旁,事不关己的飙出以下这些话:

「老妈不吃,偏偏要你回来才愿意吃,我们有什幺办法?」
「我们都有家庭要顾,明天还要来帮妳的忙吗?」
「我伺候老妈腰痠背痛,我真的好累,我想回家休息…」

听到这些话,小琳再也忍不住积压已久的情绪,眼角已控制不住平日的坚强,眼泪溃堤般愤怒地回道:

「可不可以拜託妳们,她也是妳们的妈妈!」
「没结婚是我的错吗?妳们能否承担起一点照顾责任?为何大小事都要我?」
「能不能拜託你们这些姐姐,不要用「帮忙我」的心态来照顾家人」
「老妈跟大姐都是家人,亲人之间是自动自发的,不需要问我该不该帮忙!」

面对这几个月以来的情绪,小琳是彻底的崩溃了。面对每天照顾老人,谁不希望老人家健健康康,天天开心?

相反地,老人的照护并非如此容易,她们时不时走路跌倒,血压飙昇、血糖不稳…,天气稍不稳定,三天两头又可能需要回诊,这时若一不小心感冒,随时都得待命,更遑论老人家时不时出现的负面心理状态,这些因素往往让家里的主要照护者身心俱疲、压力破表。

日前,彭菊仙老师谈及照护者心情的一文曾指出,「有研究调查显示,几乎有六成的主要照护者都有忧郁倾向,甚至有五分之一的主要照护者,确定患有忧郁症。」这一条看不见隧道尽头与曙光的照护之路,怎幺可能不需要极大的抗压力,耐力以及无比的勇气?

照护者唯一能做的是,只能不断消极的自我对话与心理建设,试图强大自己的心灵。但,没有更多力量的支持,一般人怎能受得了?

身为照护者的兄弟姐妹,你不需要带补品
她们最需要的是:「你能去学习理解她的心情」

只要人,都有情绪、也都有身心上的极限。照顾生病的家人,当然无法事事顺心,尽善尽美。每个人都有困难,但身为亲人,尤其不是主要照顾者,妳只需要将心比心,不妨问问自己:「如果今天换位思考,若是我天天守着最爱的家人,无论是睁眼或闭眼,都躲不掉照护者的繁琐大小事。此时的心情,妳会怎幺想?」

面对家中的主要照护者,身为家人的我们都该学会更多的「同理」,耐心倾听之余,更要理解她们的「难处与极限」,不要站在主观者的角度只私心的想到自己,甚至去苛责照护者。可以的话,充分的挪出时间主动代班(即使半天;一天都好),你的这些贴心行为,都会让你们家牺牲奉献的「主要照顾者」得到短暂喘息的机会,不是吗?


【延伸阅读】
《我辈中人》
「没有结婚是我的错吗?」拜託,她也是妳妈妈!在承担照顾者面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